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骅刻字艺术

世长势短不以势处世,人多仁少当择仁交人!

 
 
 

日志

 
 
关于我

号砚右堂、常乐轩,1973年生于陕西省宝鸡市,师承袁寅章、王志安、汪凯、崔宝堂,研习汉隶、中国现代刻字艺术和金石篆刻。九三学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宝鸡市书法家协会刻字委员会副主任、宝鸡市工艺美术协会副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三个男人的死!  

2007-09-17 11:53: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面这三个故事,不知当时是从哪读到的了。但其中的情节却至今还历历在目——前两个距今十几年或几十年过去了,每次回想起来,都好象是刚刚读完。

文章写的是关于人的死、男人的死,三个有着绅士般尊严的男人的死。

故事中,男人的身份分别是儿子、是丈夫、是父亲。

这三个故事全部是外国的故事,从某种程度上,由于文化的差异,每个人的理解也许有所不同!

 

我想通过此文,让很多朋友们学会在“关键”时刻如何做一个儿子,做一个丈夫,做一个父亲。(当然,第一个故事有一点点争议) 

  1、“妈妈,我要回家了!”

该死的越战终于结束了,一个士兵回到了祖国。

  他从旧金山给父母打了一个电话,“爸爸,妈妈,我要回家了。但我想请你们帮我一个忙,我要带我的一位朋友回来。”

   “当然可以。”接电话的妈妈答。

  儿子继续说着:“你们见到这们朋友会很高兴的。但,有些事情必须告诉你们,”儿子说,“他在战斗中受了重伤——他踩上了一颗地雷,失去了一只胳膊和一条腿。他无处可去,我希望他能来我们家和我们一起生活。”

“我很遗憾地听到这件事,孩子,也许我们可以帮他另找一个地方住下。”

 “不,我希望他和我们住在一起。”儿子坚持。

“孩子,”妈妈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这样一个残疾人将会给我们带来沉重的负担,我们不能让这种事干扰我们的生活。我想你还是快点回家来,把这个人忘掉,他自己会找到活路的……”

这边还没说完,那边的儿子却挂上了电话!

几天后,旧金山警察局打来电话,妈妈被告知,她的儿子从高楼上坠地而死,警方认为是自杀。

  悲痛欲绝的妈妈与家人迅速飞往旧金山。在陈尸间里,她惊愕地发现,她的儿子只有一只胳膊和一条腿!

儿子的眼睛睁开、向上安祥地望着。他的嘴,也没有完全合上。仿佛在说:“妈妈,我回家了!” 

  2、“照顾好孩子,好好活下去!”

  德国有一对年轻的斯密斯夫妇,他们都是生物学家,经常一起深入到印度的原始森林里做考察。

  有一天,斯密斯夫妇像往常一样钻进了森林,当他们爬过那道熟悉的山坡时,顿时僵住了:一只老虎正对着他们。他们没带猎枪,逃跑也已经没有可能。斯密斯夫妇脸色苍白,一动不动。

  老虎开始朝他们跑来,然后越跑越快,最后是前后肢跳跃着狂奔。就在它扑上来之前,斯密斯突然喊了一声,自顾自的飞快地跑开了。奇怪的是,快到了斯密斯夫人面前的老虎也突然改变了方向,朝斯密斯追了过去。随后那边传来了惨叫声……

  斯密斯夫人平安地逃了回来。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说“活该”——可他们都错了。

  斯密斯对他妻子大喊的是:“照顾好孩子,好好地活下去!”

  在那种情况下,作为生物学家的斯密斯夫妇都知道,老虎绝对只会攻击逃跑的人,这就是老虎的特性!

在最危险的时刻,斯密斯用这种方式表达了他对妻子最真挚的爱。

3、“See You at New York”——爸爸在纽约等你!

  2006年5月6日,泰坦尼克号最后一位能够清楚回忆这场人类和平年代最严重的海难之一的生还者,莉莲·格特鲁德·阿斯普伦德在寓所与世长辞,享年99岁。(目前还有两位在世的幸存者,但当时这两人一个只有10个月大,另一个只有2个月大。因此,她是最后一位能够清晰回忆海难情形的幸存者。)

  阿斯普伦德生前很少向人描述海难的情形,并且嘱咐亲戚对她的海难经历三缄其口。她生前的好友说:她曾经说过她亲眼看着甲板上的父兄随着泰坦尼克号渐渐沉入海里。

  1912年4月,当时只有5岁的阿斯普伦德随父母和4个兄弟从瑞典返回美国。当泰坦尼克号在北大西洋航撞到冰山几小时后,船长史密斯下达了弃船令,并命令妇女和儿童先上救生艇,绅士们留下。

  阿斯普伦德与母亲塞尔玛以及当时3岁的弟弟费利克斯被船员送上了救生艇,因此幸运获救。她的父亲领着她另外的3个哥哥 (不过是3个大男孩而已!) 则像众多的绅士那样,留在了船上,并最终葬身大海。

  终身未婚的阿斯普伦德生前对好友说:与父兄分别时的情景是我永远都忘记不了的时刻,我的记忆在那一刻变成了永恒。

  父亲与母亲道别后,满载着妇女和儿童的救生被船员们缓缓放下。周围的一切哭喊声,在我的耳里瞬间都好像听不见了。

    我只记得父亲站在甲板上,嘴里叼着烟斗。借着烟斗一闪一闪的光亮,我看见他一直在平静地注视着我们,目光深邃而又安祥。

  看到我们的小艇将要安全地降到海面上时,我感觉父亲冲我笑了笑——每次说话时他都对我这个小女儿微笑……,并对我说了最后一句话:

  “宝贝,拉住妈妈的手! See You at New York!”

 

每一次想起这几个故事,都好像是刚刚第一次看过一样,引人深醒!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